鱼鱼小企鹅

“你的太阳”

很佩服现在还留在坑底的姐妹们 也很感谢你们守在原地从未离开 去年那么多事情我没有参与的你们都完成得非常好 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做出最好的结果 辛苦了 他们一定会懂的


作为一个文手,最开心的事儿就是自己写的这点破烂玩意儿能被别人认可了。


所以非常感谢你们!!!


“这是属于你的舞台。”

太阳【朱白】

🔹流水账选手来了。

🔹bgm:《太阳》 排骨教主



朱一龙坐上助理的车,离开了活动会场。

2018年对于他来说是忙碌的一年,2019年也是。

2018年过得很快,2019年也是。一转眼一个多月过去,明年又是新的开始。

朱一龙呼出一口气,点开手机上的微信图标,想了想,还是点开了那个头像。

上一次对话还停留在几个月前,他们好久都没有联系了。

朱一龙翻看着他的朋友圈,为数不多的动态每一条都简简单单。他反复品味着这些文字,开心的,不开心的,尽管他已经看了好几十遍几乎都要背下来了——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嘴角轻扬。

没过一会就翻到了底,朱一龙把手机放回兜里,转头望着窗外掠过的风景。

旁边的助理观察着他明暗闪烁的眼眸,愣是没看出这人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绪。





白宇近来过得并不是很好。

事业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使他真的感受到了所谓的“中年危机”。妈妈身体不是很好,他想回家看看,听姐姐说,爸妈这两天总是念叨着他。

但无奈自己时间实在太紧,在剧组一待就是好几个月,根本抽不出空回家。

女友最近也总和他闹矛盾,他有时候真的搞不懂女人的思想。明明就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非要无限扩大化,上升到道德问题。

他疲于处理什么人际关系,跟朋友出去约酒的次数也少了。连自己都搞不明白,还哪有心思去和朋友交流啊。

只有深夜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才能静下心来,去想一些从前的事。从他三岁时爱吃的那盒糖想到小学时每天上学都要路过的那棵树,从初中时爱去的游戏厅想到大学时那个挺好看的女孩子。

偶尔,他也会想到去年的那个盛夏,在他身边总是微笑着的男人和台下千千万万为他们呼喊的人们。

明明只过了一年而已,怎么却恍若隔世呢。

白宇自嘲地轻笑出声,很快便沉入了梦乡。




事实上,那年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白宇就对朱一龙道了别。

他说,哥哥,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

朱一龙:“嗯。”

他说,你以后要多说话,多和人交流。

朱一龙:“嗯。”

他说,你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

朱一龙:“嗯。”

他说,我走了。

朱一龙没说话。

白宇有点手足无措,他实在看不出来这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下藏着的究竟是流光还是锋芒。

他说,我真的是为了咱俩好。

朱一龙:“嗯。”

他说,我走了。

朱一龙不说话。

他说,你也走吧,我们都赶时间。

朱一龙不说话。

白宇决心不再和他浪费时间了,于是转身出了门。

朱一龙没有留他。




接下来就是应接不暇的通告,商业活动,白宇一天天忙得屁股都沾不着板凳,早就把朱一龙和所有有关朱一龙的事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偶尔也会在深夜迷茫,会自己一个人喝闷酒,但第二天醒过来,站在台上,他还是演员白宇,站在聚光灯下,他是万众瞩目的存在。






白宇咬咬牙,看着屏幕上“宝宝”的联系人备注,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

“喂?”

“白宇,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我没时间,那个什么,要不改……”

“别废话,你来不来?”

“……行。”



女朋友把饭店选在了一家西餐厅,昏暗的灯光让白宇只想倒头就睡,压根没有谈其他事情的欲望。但对面女朋友咄咄逼人的气势使他不得不打起精神,耐下性子来询问她想吃些什么。

她语气冰冷:“你看着点。”

白宇无奈,只好拿过菜单匆忙点了几样菜,打发走了服务生。

服务生一走,女朋友便迫不及待地开口,张嘴就是一个反问句:“白宇,你说说你有多久没给我花过钱了?”

白宇:“……”

女朋友:“你多长时间没陪过我了?你就知道拍戏拍戏拍戏工作工作工作,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新剧组那女的到底跟你什么关系?”

女朋友继续向白宇发射嘴炮攻击,直打得白宇头昏脑涨,最后他意识都有些模糊了,脑袋里嗡嗡直响,一时竟忘记了今夕何夕。

最后,他好像听见自己的嘴里吐出这样一句话:“既然这样,那就分手吧。”

对面愣了三秒,说话音调立刻提高了八个度:“行,白宇,你自己说的,分就分!”

随后他听见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听见电话铃响的声音,听见他助理说话的声音。

“宇哥……那个资源好像拿不下来了……”

去你妈的。白宇心想。




“服务员!”

“您好,先生。”

“把你们这儿……度数最高的酒给我拿来……”



朱一龙赶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白宇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餐厅的一角,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奇奇怪怪的话。

朱一龙鼻子一酸,走上前轻手轻脚地抱起迷迷糊糊的小孩,把他扶到座位上。

再叫来服务生,付了白宇的账单。

他顺便扫了一眼白宇点的菜,皱了皱眉。白宇不是向来不吃南瓜的吗,怎么会点了碗南瓜汤?

他拿起白宇的手机给他女朋友打电话,对面是冰冷的
机械女声“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朱一龙点开了他的微信,点开他和他女朋友的对话框。刚要打字,皱了皱眉头,还是先点开了他女朋友的朋友圈。

第一条是“分手了,求安慰qwq”然后配上撒娇卖萌的自拍照。

第二条是“天冷啦,想喝南瓜汤~”然后配上嘟嘴比心的自拍照。

朱一龙明白了。

他抱起在座位上打滚马上就要滑到地上的小孩,温柔地呢喃。


“走吧,我带你回家。”





朱一龙摸出身上随身携带的那把钥匙,打开了白宇家的门。

这把钥匙,是白宇去年夏天给他的。他一直随身带着,不时拿出来看看,就像是又看到了白宇那张灿烂的笑脸。

“龙哥,你说我这么大个人了也不记事儿,万一哪天喝断片了啥的,你送我回家就不用翻我身上找钥匙啦!”

朱一龙低眉垂眸,掩饰不住的笑意从嘴角爬上眉梢。

他把白宇扶到床上,转身去给他烧水。水里掺了些他好容易才从白宇的厨房里翻出来的桂花蜜。蜂蜜水能醒酒,他小时候就知道的。

水烧好了,他默默把蜂蜜水端到了床头柜上。为了防止白宇睡觉的时候不老实碰洒,他特地拿得远了一点。

他又替白宇收拾了屋子,把他胡乱扔在地板上的剧本一一摆放好,把晾衣架上的衣服都收起来叠好放进衣柜,再把脏衣服都扔进洗衣机。

做完这一切,他站在白宇的床边——与其说是站,不如说是伫立。他实在太安静了,连纤长浓密的睫毛都一动不动,仿佛时间也随着他的静止而静止了。


白宇瘦了。朱一龙心想。


自己好不容易用三个月的面给他吃胖了一点,现在看来,算是白费了。

他忍不住伸手,用指尖轻轻抚了抚白宇的脸。

这一年委屈你了。

你一定很累吧。




朱一龙不善于表达情绪,也不会主动去安慰别人,但他会默默地观察,默默地记下,再把自己想记住的事深深藏进自己眸中。2018年那几个月,虽然白宇不对他说,但其实他什么都知道。

他知道白宇有一次被狗仔偷拍,他为了甩掉狗仔,跑了五条街。

他知道白宇看到网上的谩骂心里会不好受,自己去厕所猫着哭,哭完又装没事人似的吵着要跟他打游戏。

他知道白宇心软,通常都是女朋友想要什么就给什么。

他熟记他的每一份快乐,了解他的每一份痛苦。



朱一龙轻轻地弯下腰,握住他的手,温柔地抚着他的指尖。

他的睫毛微微颤抖,谁也不知道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此时藏着何种情绪。

他俯下身,嘴唇蜻蜓点水般地触上白宇额头。

一触即离,就好像白宇是一件珍贵的易碎品。

他替白宇掖好被角,深深地看了白宇一眼,轻轻地带上了门。





白宇做了个梦。

一开始只看到一些五彩斑斓的花和线条,后来,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小白,我们给她们鞠个躬吧。”

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他和朱一龙并肩站在高台上,下面是成千上万为他们呼喊的人们。

白宇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但他听见那时的自己说:“好。”

鞠完躬,他们都笑了。

但台下的人不知道的是,这时朱一龙悄悄地牵住了他背到后面的那只手。

他惊诧地望向朱一龙,却正对上一双笑眯眯的眸子。

得,朱一龙肯定是故意的。他知道他的笑容是白宇的软肋,他笑一笑白宇就会被迷得神魂颠倒,然后什么都听他的。

白宇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由着他去了。

朱一龙冲着他傻笑,把他的手抓得更紧。

场景又一次渐渐模糊,仿佛有个大洞吸引着他一般,白宇不知怎么就站到了一片夜空下。

刚刚的一切在白宇眼前盘旋扭曲,最后变成了一个同样五彩斑斓的烟花。

白宇仰起头望着它爆炸,消失在美丽的夜空。

现在只有星星和月亮陪着他了。


在梦里,白宇的眼圈红了。






白宇昏昏沉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手机上几十个未接电话等着他回,从梦里脱离出来,他又成为了演员白宇,在舞台上被万众瞩目的演员白宇。

朱一龙啊朱一龙……白宇叹了口气。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你了。




他伸长胳膊,却碰到了个凉凉的东西。

是一个碗。

与此同时,他猛地反应过来:我昨天不是在餐厅吗?怎么就在床上躺着了呢???

白宇大脑迅速搜索有他家里钥匙的人,抄起手机就给助理打电话。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助理的语气恨不得把他吃了:“白宇!!你知道我们昨天多担心你吗!!要不是我极力劝阻叶神都要去报警了!!你这么大个人了老玩什么失踪啊!!你知不知道……”

白宇本来脑瓜子就疼,被他这么一连珠炮似的轰炸更是脑袋里嗡嗡直响:“打住打住,我问你啊,你昨天来没来我家?”

电话那头愣了三秒:“我要是去你家还他妈用得着搁这操闲心吗!!你个瓜娃子你也不想想你在哪我在哪难道我跨城市去找你吗!!!”

白宇皱眉,低声嘀咕:“这就奇怪了……我遇上田螺姑娘了?”

助理大吼:“螺你个头!!!赶紧收拾收拾给我赶航班!!!我机票给你订好了!!给你五分钟收拾衣服!!!呸你看我被你气得!穿衣服下楼!!!”

白宇连忙妥协:“好好好,我这就去马上去。”

挂断了电话,白宇挠着头使劲寻思:能有我家钥匙的还有谁呢?

突然,他的目光凝住了。



“龙哥!这是我家的钥匙!你可保管好啦!”



白宇的心跳停了一拍。

助理又来电话催了,他只好先收拾好自己鸡窝一样的造型,急匆匆地去楼下打车。

坐车的时候,他点开了朱一龙的朋友圈。

他发现,和自己一样很少发朋友圈的朱一龙,在昨天分享了一首歌。

《太阳》。


“想做你的太阳 你的太阳

在你的心里啊 在你的心底啊

不管是多远的远方

不要害怕我在身旁”

“你看着我眼睛

你记着我声音

不畏风雨

别忘记还有我站在这里”

“也许有一天你不再记得我

忘记我们之间所有的所有

没关系只要你 幸福 就够”


白宇转头望向窗外,强忍着不让泪水从眼眶里滑落。

他打开微信,一个订阅号弹出推送——“居老师的采访合集,哪些是你还没有看到的呢?速戳来补课→”


是他很久以前为了扒朱一龙老底关注的公众号。他随手点开了一个采访。

那是2018年的采访,记者多多少少还有问些关于《镇魂》的问题。

前面是一些他早就熟记于心的朱一龙的小习惯,他左耳朵听右耳朵冒。

记者:“那平时拍戏的时候,会用什么方式去出戏呢?”

朱一龙:“潜水。”

记者:“那最近去潜水了嘛?”

朱一龙:“没有。”

白宇蓦地睁大眼睛,把那一段又倒回去听。

“那最近去潜水了嘛?”

“没有。”




“没有。”




白宇的心头仿佛被巨石压住一般,他觉得自己几乎无法呼吸了。

正在这时,助理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白宇正琢磨事儿,没好气地吼:“到了到了马上到了!”

助理声音里透着笑意:“不是,哥,就我上次跟你说没戏那个资源,搞定了!”

白宇一句卧槽差点没把司机大哥吓秃噜,他匆忙地道过歉,强行压低声音问:“谁搞的??不是你们吧?”

助理的声音透露着疑惑:“不知道,挺神秘的,我也是听剧组那边直接给我的通知,他们不让我问。”





白宇醍醐灌顶。




他不顾助理的问话,挂断了电话,重新打给了一个人。

那边几乎秒接:“喂?”

白宇极力抑制自己颤抖的声音:“龙哥,你现在有空吗?”

朱一龙:“我现在没空,你要不……”

白宇超级大声:“没空也不行!!!”

朱一龙:“???”

白宇边下出租车边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嚷嚷:“你微信发给我个位置,我现在马上立刻就过去找你!!”

朱一龙:“嗯。”

等白宇风尘仆仆地赶到朱一龙所在的剧组时,朱一龙也刚好从片场门口出来。

白宇喉头一紧,想说的话在嗓子眼打了八百个弯还是回到了肚子里,只笑着打趣一句:“龙哥一点都没变啊,还是那么帅。”

朱一龙笑:“你也是。”

白宇有些尴尬地笑着挠头,一时间不知道接什么好。




“白宇。”




白宇抬起头,阳光如瀑布般地倾泻到朱一龙身上,给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

宛若神明一般。

片刻后,白宇听到朱一龙温柔的声音。


“你不用问了,都是我做的。”

“我一直很喜欢你,不要怀疑。”


妈的,现在神明是我一个人的了。白宇心想。

他一个虎扑朝朱一龙飞了过去。

他把头埋到朱一龙怀里,再也无法抑制这些天的情绪:“朱一龙你就是个憨憨……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要你走了吗……”

朱一龙稳稳地接住他,安抚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孩,轻轻揉着他的脑袋。



“我从一开始,就没说过要离开。”



几天后,无论是谁,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朱一龙眸中的色彩。

那种色彩,是流动的,是雀跃的,仿佛他的眼里,装满了一整个生动而又绚烂的夏天。




end.

哔哔叭叭

占tag歉,跟大家说点掏心窝子的话。


看了一圈tag,发现我没上老福特这段时间还真发生挺多事的。

害,娱乐圈真真假假谁又能说清呢。停下来认真思考,现在娱乐圈的各种人设满天飞,我们看见的真的是我们看见的吗?

举个例子。比如一个明星为灾区捐款200w,但她私底下会虐待小动物,但我们看到的只是她捐了那200w的钱,所以我们都说“啊她人好好啊”。但真相已经被掩盖,我们只是进行了一场蒙着眼睛的狂欢。

在娱乐圈,好朋友可能是装出来的,夫妻恩爱可能是表面的,人品好可能是团队包装的,甚至连犯罪都可能是被陷害的。毕竟在这个什么都可以造假的时代,这种大的商业利益圈哪有什么真的东西啊。

所以大家 不要看那些黑说的有理有据就动摇,也不要看大粉鸡叫就觉得他俩真的发生了什么。你要相信的只有你自己,无论是网上冲浪还是三次元工作学习人际关系都是这个道理。

(你看那些毒唯和黑一天天哔哔叭叭的,其实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什么都可以是假的,只有你自己相信的是真的。追星本就是一厢情愿的事,其实跟二次元也没差多少。纸片人你看不着摸不着,追星也一样。就算见到真人或是恰巧工作在一个剧组,但你能知道他私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不知道吧。

你认为他们是朋友他们就是朋友,你认为他们是恋人他们就是恋人,你认为他们是陌生人他们就是陌生人。

一切只是自己的脑内狂欢,等站上台他们还是演员朱一龙和演员白宇,他们不与任何人有关联。


但他们已经在我的脑内doi了。没什么好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鹅鹅鹅


“你的一字一句犹如刀疤划心上


我的一举一动随你改变多荒唐”


【朱白】懒得起名了

1.


白宇:哥哥,我们来pk。


朱一龙:这次又p什么?


白宇:pk中秋节文案。


朱一龙:行。


十分钟后。


朱一龙&白宇:哥哥(小白)你输了!你抄答案!


朱一龙&白宇:……


朱一龙:不怪我。我抢不到肆月福袋我抄个答案还不让了吗。嘤嘤嘤。


白宇:知道你为什么抢不到吗?因为我一个人就买了50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朱一龙:……


朱一龙os:下次带你去吃特辣锅。



2.


白宇:哥哥!吃饭了吗!


朱一龙:还没。


白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没吃!接一下微信视频电话!


朱一龙:好。


白宇:看见了吗!你最爱吃的!辣锅!!这!!月饼!!玫瑰馅的!!!这!!毛肚!鸭血!!牛肉!!!


朱一龙:(咬后槽牙)


白宇:想吃吗?吃不着吧,嘿嘿。


朱一龙:……你怎么这么皮?


白宇掐嗓子:百因必有果 你的报应就是我~


朱一龙:……


白宇:记得双击么么哒~


朱一龙迅速接话:么么哒。


3.


白宇:哥哥,我有个危险的想法。


朱一龙:你又想做1了?


白宇:……


4.


朱一龙:小白,中秋节想要什么礼物?


白宇:只要你别给我买那些奇奇怪怪的衣服,啥都行。


朱一龙:……



【朱白】替身游戏

*太像了,他俩,太像了。



看到他哥最新的机场照时,白宇无可奈何又好气又好笑地把手机一扔。


咋的,这是不过了?


图片上他哥长毛搭撒,带个渔夫帽,笑得傻呵呵的亚子完全丢掉了成熟男人的风度和偶像包袱。


白宇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给他哥打电话。


国际长途也不怕,有钱。


响了三声,对面接了,冲他傻笑:“小白~呵呵呵呵。”


白宇:“……”


白宇艰难开口:“哥,我觉得吧,你就算现在在国外,这个形象,形象哈,咱还是要维持一下的……”


电话那边的朱一龙一秒严肃:“小白,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觉得这个帽子就是好看,因为你也这么戴,所以它就是好看。你别闹了,听我的,我说了算。”


白宇:“……”


白宇:“真的,你这样更像一个毛猴了……咱俩的cp粉又该认不清咱俩,说你抢我衣服穿了。”


电话那头沉默半晌,朱一龙突然把声音压低:“芒果,你帮我个忙呗。”


白宇:“……你说。”


朱一龙:“我这因为怕被国外粉丝堵,放了个假航班信息出来,本来想着我上飞机前取消的,但是我看这好像来不及了,有的粉丝应该已经到机场了,你能不能帮我扮一下我……”


白宇一口回绝:“不行,我马上就要从北京飞走了。”


朱一龙傻笑:“嘿嘿,我放的假航班信息和你的航班信息是一样的……你的航班信息不是锁了吗,你粉丝也不会来,你就帮我应付一下我粉丝就行……”


白宇:“……”


朱一龙化身嘤嘤怪:“好小白,球球你了,哥哥回去给你带好吃的。芒果干,新鲜的。”



白宇撂下电话,咬牙切齿:原来这男的早他娘的计划好了。



他翻了翻柜子,找出了一顶黑色棒球帽和一双小白鞋,还特意把自己裹得厚了一点,因为他的肩膀比他哥的薄了不少。随后拿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这才小心翼翼地出了门。


距离机场还有五百米的时候,他就看见了来送机的如潮水般的粉丝们。他从没在机场见过这么多粉丝来送过他,这场面让他有点发怵,只得在心里咒了朱一龙四百零八遍之后深吸一口气,缓缓拉开车门。


尖叫和欢呼声汹涌而来,粉丝们手持各种各样的长枪大炮对准了他就是一顿猛拍。他一开始低着头快步走过想尽快结束这场尴尬的替身游戏,但他路过一个粉丝的时候听见她特别失望地说:“今天龙哥都没抬头看我们一眼……”


白宇抿了抿嘴,顿觉过意不去,于是转过身,朝粉丝群用手指捏了一个心。


这下好了,粉丝群集体疯掉。


笼包A:“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给我比心了!!!他爱我!!!四舍五入我们结婚了!!!!!!”


笼包B:“我靠他第一次在公共场合比心吧!!!我来这一趟值了!!!!我的天哥哥我也爱你!!!!!”


笼包C:“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宇没见过这样的大型发疯现场,挠挠头有点奇怪:我不就是比了个心吗……?要是我粉丝也没这么大反应啊???我再试试?



于是他歪着脑袋,两只胳膊弯曲顶在头上比了个大大的心。


笼包ABCDEFG:“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宇丝毫没意识到他已经把他哥的人设撕碎了踩在脚底下碾压了八百遍,笑笑朝粉丝挥挥手便上了飞机。



十五分钟后,朱一龙盯着微博热搜#朱一龙 人设崩塌#的字样,心底五味杂陈。




-

白宇:不关我的事!!我就是比了两个心而已!!



-

知道真相后的小笼包们集体蔫头巴脑了好几天,有个大粉终于看不下去了:“包妹们,我们应该化悲痛为力量!我们虽然精神上得到了损失,但我们可以借机谋取利益!”


经过商讨,zyl大粉私戳了一个by大粉:“兄弟,收你家哥哥机场图吗?精修过的,给你打个折。”


by大粉:?????


cp粉:那我又磕到了!zbszd!!bzszd!!!




注:长毛搭撒,东北方言,形容一个人披散着头发,邋遢的样子。


(我觉得后两个字就是这么拼的。别闹了,我说了算。)

打开便签才发现原来我写了这么多半途而废的东西


啊 愧疚 我有罪


【朱白】搞他!

白宇终于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最近在公司走动的时候总有人不用好眼神瞥他,尤其是公司最爱说闲话那两个扫地大妈,总是在他走过的时候悄咪咪和对方窃窃私语着什么,闹得他浑身都不痛快。


于是他登录上了他的微博小号,在搜索栏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被显示出的词汇小小震惊了一下。叹着气无奈地摇摇头,明白过来原来是又有人在背后搞他了。难怪这两天风言风语那么多。


他再往下翻,却蓦然看见了他父亲的名字。



“艺人白某父亲涉嫌贪污受贿……”



白宇:??????


别人怎么骂他都可以,就是骂他家人的行为真的让他无法忍受。但他知道他没有办法发表任何言论,那样只会越描越黑给键盘侠可乘之机。他越想心里越憋屈,觉得对不起爸爸,自己给他添麻烦了。


白宇眼泪都快掉下来了,随手给朱一龙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便接通了。白宇压住情绪“喂”了一声,那边传来了朱一龙温柔的声音。


“怎么啦小白。”


白宇鼻子一酸:“哥哥,有人欺负我。”


随后,他听见那边朱一龙的声音瞬间提高了八个度。


“搞他!!!!!!!”





几天后,“白某父亲澄清”的热搜在微博上挂了一天,转发评论全都是“严惩造谣者必须严肃处理”,白宇翻了半天愣没找到一个黑粉攻击自己的话。


白宇给朱一龙打电话:“哥哥,你效率真高!”


朱一龙在电话那头发出一声冷笑。




“呵,干就完了。”





……我终于复健了。沙雕小段子,食用愉快。